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养蛇 养蛇技术网– 中国权威的养蛇技术专业门户网站,我们专注中国养蛇技术,为中国养蛇业提供便捷的服务。
热搜: 养蛇 指导 2013年 126期
当前位置:养蛇技术网 >> 养蛇资讯 >> 行业新闻 >>

余培南:饮誉国内外的蛇伤专家

2011-03-15 03:52 [行业新闻] 来源于:
导读:余培南简介 1941年出生在广西平南一个中医世家,1965年毕业于桂林市中医院中医师班,1992 年晋升为主任医师。曾先后任梧州市中医院外科主任、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广西蛇伤救治中心主任。2004 年退休至今,从事民族医药研究工作。1992年和1998 年两次被授予广西

余培南简介

1941年出生在广西平南一个中医世家,1965年毕业于桂林市中医院中医师班,1992 年晋升为主任医师。曾先后任梧州市中医院外科主任、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广西蛇伤救治中心主任。2004 年退休至今,从事民族医药研究工作。1992年和1998 年两次被授予广西优秀专家称号,从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2003年9月,余培南参加在澳大利亚召开第14届世界毒素大会
 

中学时,我们都要学习柳宗元的《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形象地描述了毒蛇的毒性,蛇伤之悲惨。梧州市属于亚热带地区,山峦起伏,沟河纵横,雨量充沛,气候温暖潮湿,自然条件适宜蛇类生长。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被毒蛇咬伤。余培南医生发扬中医特色,用梧州本地草药治疗伤患。从1979 年治愈本地第一个蛇伤病例后,便开始了他专治蛇伤的行医济世生涯。

少林后人 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蛇伤

余培南祖籍湖南长沙,出生于广西平南,余家世代行医。外祖父的父亲温泗记是当年平南有名的中医,而外祖父温生存除了务医外,还习武,是少林至善禅师第五代传人。

余培南的父亲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常年在外征战。因此,余培南从小就跟着外祖父生活,学习温家的中医中药祖传知识,15岁就可以独立制作丸、散、膏、丹等中药制剂。“那你会不会少林功夫呢?”记者好奇地问余培南,“很遗憾,我不太会了,外祖父没有传授给我多少功夫,我没有那么博学,只学到了中医那部分。”今年60多岁的他,脸上洋溢着孩童般的笑容。记者事后了解到余培南擅长洪拳,曾在1957 年获得过梧州市第一届武术邀请赛第一名。

余培南20岁考入桂林中医师班,由于天资聪颖,得到了老师手把手的指导。1970年,余培南随着医疗队,到了桂林平乐县,1979年调到梧州。穷乡僻壤9年,余培南不仅没有荒废医术,相反,他在山旮旯里潜心钻研中医药蛇伤治疗。调到梧州后,医术更是突飞猛进,“梧州山多树多,潮湿多雨,蛇的种类为广西之最,中国十大毒蛇,梧州就有八种!”余培南说。

1965年毕业后的一次经历使他从此走上了与毒蛇“较量”的道路。当时桂林市一位名叫李喜华的5岁小女孩被蛇咬伤,奄奄一息,余培南拿出外祖父教他的处方,上山找齐所有需要的药去救治李喜华,不久李喜华便活蹦乱跳了,余培南一时誉满桂林城,“我很想见见这个小女孩,我改变她的人生,而她也促使我开始了蛇伤救治的工作。”

余培南被病患们称为从“阎王”那里“抢”回人命的“神”。1976年,桂林地区恭城县农民杨建昌被银环蛇咬伤,杨的家人慕名找到当时在桂林地区工作的余培南,告诉他杨建昌自主呼吸已停止541小时,余培南星夜兼程赶到恭城时,杨建昌的心脏也已停止跳动6分钟,余培南用中西药结合,连下猛药,杨建昌慢慢地苏醒了。此后,杨建昌向余培南拜师,学习蛇伤救治的医疗知识,帮助其他村民。余培南调到梧州后,杨建昌还到梧州参加蛇伤救治培训班。两人因蛇结缘,建立了亦师亦友的关系。1991年8月,藤县农民李瑞胜被金环蛇咬伤,全身中毒,自主呼吸停止长达332小时,余培南把他救活了。称为梧州的“最高记录”。

据《梧州市卫生志》介绍,1980年9月,余培南在中医院领导的支持下,组织医护人员5人成立蛇伤治疗研究组,以中草药创制蛇药酒、蛇药片,效果良好。为了提高疗效,结合“抗蛇毒血清”治疗,效果更佳。并于1983 年引进天然乳胶凝集抑制试验,在8分钟内能鉴别诊断为何种毒蛇所伤。在中西医方法结合下疗效显著。1989年5 月《中国医学》英文版,向国内外报道了梧州市中医抢救蛇伤的疗效,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

体验蛇伤 亲尝被蛇咬的滋味

金环蛇、银环蛇、五步蛇、眼镜蛇、眼镜王蛇、竹叶青蛇、烙铁头蛇……余培南几十年来与各类毒蛇打足交道,但他只被蛇咬过一次,而且还是自愿的。

1985年,他收治了一个被竹叶青蛇咬伤、痛得浑身发抖的病人,治好病人后,余培南“突发奇想”:要体验一下被蛇咬的滋味到底怎么样?其他医生、护士闻讯大惊失色,苦苦劝阻,但余培南决心已定,找了条竹叶青蛇,把左手食指“喂”进蛇口,蛇毫不犹豫就是一口。余培南右手捏表计时,第5秒钟,伤口已经针扎般疼痛,第8分钟,头昏眼花,恶心欲吐。护士一拥而上,切口排毒、敷药包扎。余培南笑着安慰她们:“现在我更加理解病人了。”

十几年后回忆起这件事,余培南感慨万千:“小时候我看见蛇就上去打,打昏了就拿去卖,那时一条蛇能卖8毛钱。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怕:如果那时被毒蛇咬了,我哪能活得到现在!但既然那时毒蛇没有伤到我,现在,什么毒蛇都奈何不了我了!”

“你觉得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记者问道,“我非常乐观,在接手中西医结合医院时,医院是亏损的,医护人员工作也不够积极。我身体力行,身为院长也坚持晚上值班,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大家开始转变作风,团结一致,半年后医院扭亏为盈了。”尽管当中的曲折和挫折不少,但是余培南把这些的事说得很平淡,像在聊邻居的事情一样。

在抢救危重症病人时,余培南也面带微笑,一派胸有成竹的高手风范——从1965年至2000 年,余培南共救治各种蛇伤2208例,其中重危病人远猿愿例,治愈2203例,治愈率达99.77%,重危病人抢救成功率为99.21。多年来他谢绝了香港、广东等地高薪的邀请,一心一意留在梧州。他的儿女也继承父业,在中草药治疗蛇伤领域不懈苦学。

其实,在十大毒蛇中,梧州缺的两种毒蛇是海蛇与蝮蛇,但这两种蛇咬伤余培南也治过,外地病人被辗转送来,有的距离太远,伤势紧急,就打电话过来,余培南便会进行远程会诊。

发挥余力 著书立说传授医术

余培南告诉记者,他现在最大的喜好是拍摄照片,多找一些岭南地区各地的草药和治疗蛇伤的土方,然后拍成照片整理好作进一步研究,提供给其他蛇伤医生。为了能在拍完后整理时,记下照片所处的纬度和经度,方便他人查找,他还买了GPS定位仪。可以想像一个天天背着相机和定位仪的老人家,他是多么的希望能发挥自己的余力,对蛇伤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

“那你平时还有什么爱好呢?”“我啊,鼓捣我的花草树木啊。”余培南从在平乐县做医生时起,就养成了上山摘采中药的习惯。在中西医结合医院时,他甚至种了上百种草药,他说,像拿来止血的“可怜草”、“侧柏”;可以止痛的东风菜,这些中药新鲜的时候治疗效果是最好的,余培南像小孩子一样窃喜道。

在他的影响下,其儿子余永州和女儿余永志也从事中医药事业。余永志在1991 年进修过英语,并且也到广西中医学院学习了系统的中医理论知识。同时,她也将父亲的医术学习到家,并有自己的研究成果,在1997 年,第一届国际蛇伤学术会议时,她就发表了学术论文,得到与会专家、教授的好评。虽然,从小耳染目濡,余永州也学到了很多蛇伤的知识,但是,他自己更钟爱于骨科推拿。因此,他除了研究蛇伤治疗外,主攻骨科。

从1987年起,余培南先后访问了香港、日本、新加坡、越南、泰国、澳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地。1995年,在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市召开的第二届亚洲国际两栖爬行动物学术会议上,余培南当选为亚洲两栖爬行动物学会蛇伤分会(即亚洲蛇伤学会)会长。

从1992 年开始,余培南走上了写作传授医术之路。

1992 年他参加编写了50 余万字的《中国殇科大全》后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参与了《中国传统医疗绝技大全》、《中国百病非药物疗法大全》、《中国百病百草治疗大全》的编写,并担任副主编。在30 多年的从医生涯中,发表了学术论文75篇,其中,有31 篇是在国际刊物上发表的。

当记者拜读由余培南、余永州和余永志编写的《中国蛇伤学的发展》,里面的数据非常详实,对梧州市的蛇伤患者年龄、被咬月份、被咬的时间、受伤部位、被咬的地点、患者的职业、救治情况都作了科学的图表、数据分析。

此外,他还编写了《蛇伤重危症的救治》和《民间蛇伤验方》。目前,正在编写《民间蛇伤验方杂锦》。而在《梧州市的卫生志》中,作为标本式的专家献方里,蛇伤那一项,就是由余培南贡献的良方。

【记者手记】

在政协梧州市委员会文史委编著的《梧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辑中,记者赫然发现在1999 年6月,余培南先生曾到台北市参加“职业医学暨毒蛇咬伤处理研习会议”,成为梧州市第一位访台的学者。梧州在蛇伤的治疗、抢救方面的水平相当高,而台湾的抗蛇毒血清研究研制走在前列,双方在蛇伤医学中能起到互补作用。同根同源,由用中医治疗蛇伤开始,两地便搭建起了学术交流的平台。我们不由得不惊叹,血浓于水的兄弟情谊,在同为中医中药的传统熏陶里增长,大家紧密地相连在一起,任何情况都阻隔不了。

(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
养蛇培训
养蛇培训
养蛇研究中心